阿柒( ̀⌄ ́)

整体水平由我拉低(……)还没画完

青陵柴火上浇油:

并没有画完但是已经意识到自己拉低整体水平的人←

郗艾隶-兔护是我的命:

♡本宣求k♡
刊名:《卡布奇诺 和 意式浓缩》
原作 :凹凸世界
代理:鲸鱼组 @鲸鱼组
cp :凯柠
规格: A4画集本
页数:35p上下
主催:monika
预售时间:7月17日20:00~7月29日12:30
封面:色毁
内插人员:色毁、Monika、圈圈、火炉、ak、kiroi、月罪、转角、芦苻、伻珞、demon、白、琥子、绝妄、阿柒、幽子、青柴、一丰:、EXTRA-KIKI、芷然、白昼、小夜、夕炎。
特典人员:奶油、大炮
赠品人员:烛梦、大胖胖
特典A:亚克力钥匙圈(画手:奶油)
尺寸:6cm+2cm

特典B:亚克力钥匙圈(画手:大炮)
尺寸:6cm

赠品:明信片x2(画手:大麻、大胖胖)

凯柠书签(画手:烛梦)(施工中)
书签尺寸:15cmX5.2cm
条漫人员:demon
@小夜没作业  @芦苻群青  @好想被安迷修包围
@趴在咸鱼坛里的AK.  @游戏不好玩  @白昼言
@岸芷汀兰
@青陵柴火上浇油  @一锅油
@蜡烛梦
@✨Yuesin月罪⚡
@色毁@释放真我
@绝妄rain  @KIKI輝気  @圈O2
@咸川予💫

炮弹与焦糖布丁

🍮
写他们的小甜饼好开心啊^p^
*RFR无差,全年龄温馨日常向小短篇
*还没补完,人设和背景都基于s2前,很多东西无考据
*已交往同居设定

骨子里,Finch是个注重浪漫的人。

他会用夹着钻戒的《理智与情感》求婚,他送Reese初见时的安全屋做生日礼物,他会在扮演幽灵的日子里坚持搭配各样精巧的三件套——事实上,这些年来根本没几个人可以见到这位透明人先生。

——但这不代表他不爱在跟踪poi的同时和前特工先生来场约会。

现在,他们正牵着bear走在公园的小径上,和每一次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一样,Reese的另一只手抚上Finch的脊背,好让他上坡更加轻松。穿西装的男人和另一位小个子男人并排走着,牵着他们的狗,像任何一对的来公园散步的朋友,或是情人。

“坐一会?Harold”然而特工先生已经把手上的甜甜圈和剪绿茶自觉放到了长椅上。给bear带上耳塞,开始给不知道怎么时候从哪里掏出来的M107装弹匣。


公园后方杂楼成群,错杂而凌乱,城市中的行人往往匆匆穿过野草般丛生的建筑群,他们对身边的关注比他们自己想象的还要少。

是个不错的狙击点。

这次的号码并不棘手,poi无法忍受被毒贩勒索,带着家伙打算和混混们同归于尽。只需要一点小小的干涉——剩下的就是NYPD的事了。


“距离600码,65度斜风,3/4风速……我还是感觉很不自在,

Mr.Reese?”Finch已经堵上了自己的耳朵,显然他已经不期望从Reese那里得到什么不用大杀器的方案。

“以后遛狗还要一起呢,低调行事,Harold,你说的。” 前特工的声音低沉而轻,有点像猫的呼噜声,带着和谁说话都像调情的微妙语调。

然后Reese扣下了板机。

确认了翻飞的车前盖达到了威慑效果——用Reese的话说,“又一次小小地拯救了世界”。Finch牵起狗,决定趁还没有下暴雨前直接回安全屋。


他们通常在无线电里就讨论好晚餐是火腿蛋松饼还是海鲜意面,明天早餐要烤甜甜圈还是蛋糕。Reese对食物几乎没什么偏好——如果在吃甜甜圈前要检查和吃火腿蛋松饼的时候要调情不算的话。多年的军用口粮早早磨去了特工对口味的要求,但他还是喜欢煞有介事地纠结一下,不着痕迹地享受一下这样冒着烟火气的烦恼,最后选择Finch会喜欢的东西。

Reese和Finch的厨艺都不错,在互相熟悉前Reese一直以为自家老板是只能靠美式中餐度日的富豪工程师,直到见识到Finch对Leila的无微不至,特工这才重新考量起自家老板的家政水平。

Finch的确对生活气息浓厚的事一窍不通,但他很好地发挥了死理性派的天赋,研读了烤箱说明书后也做得像模像样起来。比起Reese,Finch的口味显得孩子气得多,他擅长用各式繁杂的工具称量、调温,最后或捧出酥软的甜甜圈,或是氤氲着热气的蓬松蛋糕。

不过在两人坚持了一阵子轮流下厨之后Finch就以铁腕手段独揽了掌勺大权,Finch看不下去自己的员工腰上别着枪进厨房,更看不下去对方带着一身“不致命的伤”下厨。


“John——?”

Finch将手中最后一点口蘑片扫进锅里,盖上盖子。特工和他的狗被发配去洗澡了。他们回来的时候雷雨已经开始下了,积压了好几天几近饱和的水汽恨不得直接化为瀑布往下倒。特工有种天赋般的体贴——他提着武器的时候会自然地站在离Harold远一点的地方,撑伞的时候手却离他很近,稳稳当当伸在他手臂前半拳的位置,又不会影响两人走路,Finch甚至能观察一下特工手上的薄茧。

——难怪演服务生的时候那么自然——Finch有时会想。

他们都过了能为伞偏向谁而感动的年纪(挡子弹也许可以),Harold的腿不便沾水,所以伞是为Harold打的,自然不过了。Reese从不因为他的旧伤而特别照顾他,他的关心更像是隔着薄纱吹过的微风,都是微妙的、恰到好处的。Finch不会推辞,也不会对这一切视而不见。


Mr.Reese没有回答,大概是快结束了。

奶油蘑菇汤大概还要2分30秒左
才能煮好,于是Finch跛着脚走向饭厅,把甜点取出来扣在桌上晾凉。

——大概在给bear擦毛吧。

Finch想着。打开客厅的空调提前放好暖气。回到厨房拿起黑胡椒罐往汤里碎胡椒末。

——然后他听到了bear的跑动声,小家伙啪嗒啪嗒脚步轻快,看起来是干干净净脱离浴缸了情绪激动。自家员工的脚步声一般很难听到,Finch不擅长追踪,他还记得Reese像猫一样无声无息的做法曾经让他颇为不满。不过后来他就习惯了,甚至能在Reese到来前预判,天知道为什么。

Finch关了火。

——bear已经坐在了厨房门口。

他端起瓷碗走向饭桌。

——Reese接过了他手上的碗。

他们的晚餐时间通常很充实,一般他们会在一边研究号码一边吃,不过也许是飓风在外,今天他们难得的清闲。所以他们可以休息一下,然后一边看看电视闲聊着吃完剩下的焦糖布丁。


Finch吐词快速而清晰,长音拉得恰到好处,像临沸腾的牛奶,咕噜噜连续而温和地翻出细密的气泡。Reese不觉得Finch是个文弱的书呆子,事实上,自己的伴侣有时候还是大胆而好动的。他们会一起看球赛然后聊起对战略的看法——虽然切入角度完全不同。

他们明明毫不搭界,却能朦胧中看出相似。

窗外雨声只大不小,Reese趁着Finch洗漱的时间开始他庄严而神圣的擦枪事业,他突然觉得自己手上的p226与Finch做的布丁相差无几,精密而细致,带着一丝不苟的工业气息。

不过料理的作者总是可爱得多。

腿图。
不打算往下画了,不掉粉谢天谢地